5、张春生:农民工出国务工的“经纪人”-凯发k8国际vip-凯发k8国际下载-凯发k8旗舰厅

当前位置: 凯发k8旗舰厅首页>>
5、张春生:农民工出国务工的“经纪人”
来源:本站 | 作者:八方人才 | 发布时间: 2017-05-11 09:36:59 | 60 次浏览

5.2009年5月29日豫周刊a06版.jpg

2009年5月29日豫周刊a06版

发布时间:2009-8-24 来源:豫周刊


张春生:农民工出国务工的“经纪人”


他是一位年轻的80后,质朴、纯粹,外表略带腼腆,但眼神却透着同龄人少有的成熟、坚定;他喜欢跟自己叫劲,总是强迫性地给自己制定暂时完成起来可能困难的目标。

他“出道”甚早,初中一毕业就独自离井背乡外出打工。买菜、择菜、拉煤、洗碗刷盘子等,从打杂零工开始,他一步步做到饭店的厨师。在多次帮人介绍工作后,他成立了自己的人力资源公司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发现了输送农民工出国务工的机会,随即展开行动。

阿尔及利亚、利比亚、安哥拉、阿联酋等,均成为他的输出平台。到目前为止,他已成功输送农民工出国务工近3000人,他已成功为将近6万农民工找到“婆家”。

他,就是郑州八方人才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春生。

 

张春生:农民工出国务工的“经纪人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□ 本报记者 马连华 文/图

222.png

最初的梦想:一天挣10块钱

“读初三的时候,我每个月的生活费是10块钱,就这样父亲还要到处借钱,常常空手而返。”16岁的张春生忍受不了父亲如此借钱,甚至认为父亲有些“窝囊”,他想不通父亲为什么一个星期挣不到10块钱。念完初中,张春生决定外出打工挣钱。

“我的想法很简单,就要出去打工,去挣这10块钱。”但母亲对于儿子的想法很不同意。认为最远只是去过县城,根本没有照顾自己能力的儿子去到遥远的省城打工很不现实。最终还是张春生倔强的坚持让母亲“投降”了。

怀揣着父亲借了很长时间才借到的50块钱,张春生独自坐车从驻马店确山老家来到了郑州。“从我们家到县城的车费是4块,从县城到郑州的火车票是17块,站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兜里只有二十多块钱,包里是母亲给我煮的几个鸡蛋。”张春生对于这些数字都记忆犹新。他说坐在火车上就感觉跟梦想接近了很多,心里无数次地念叨“10块钱”。

到达郑州火车站之后,张春生才开始迷茫。“不知道该干什么,该去那里。兜里就二十多快钱,很快就花完了,仅剩几个煮熟的鸡蛋我不舍得吃了,一直放在包里,但是当时是夏天,好几天过去了,鸡蛋都臭了,实在饿得不行了才吃掉。”这个时候张春生才意识到父亲的不易,更体会到挣钱实现梦想的艰难。

就在不知所措的时候,他从路边贴的一个小广告里看到关虎屯一个夜市排档要招一名杂工,张春生像遇到救星一样兴奋,开始向人打听怎么去关虎屯。在打听寻找了将近两天的时间之后,张春生终于找到了招杂工的夜市。“我记得很清楚它的名字叫‘一分利大排档’,管吃管住一个月150块钱。”

“夜市凌晨四五点结束,上午10点就开始起床干活,买菜、择菜、去郊区拉煤土、生火、活煤、倒垃圾、洗碗刷盘子、招呼客人,反正从来没有闲着。”老板对于勤奋和努力的张春生很满意,第三个月就把工资涨到了300元。

“当时我很兴奋,终于完成自己的目标了,一天挣10块钱,一个月挣300,当时什么钱都不舍得花,而是在四个月之后,给家里寄了300块钱。”目标完成之后,张春生又给自己定了新的目标——像做菜师傅那样,拿六七百元的工资。

无意识的目标:劳动力输出

勤奋、好学、努力,这是很多人对张春生的评价。在大排档做了一年多杂工之后,一个南阳的厨师把他介绍到一家酒店做二厨,工资是600元。

“曾经的工作都是为了生存,没有目标感,直到做到酒店的一个菜系的厨师,我才有一点方向感,觉得应该在厨师的行业里多学习,有所发展。”揣着这样的目标,张春生开始努力地学习。一年多的时间,他就成了酒店里的当红厨师。

19岁的张春生并不满足所取得的成绩,“我感觉在一个酒店做,不能提高自己,发展的空间很小。”张春生开办了自己的饭店——“口口香”。

“饭店不大,我父亲给我借了5000块钱,还有我自己的一些积蓄,总共不到30000块钱,也是我的全部家当。”

与其他饭店老板不同的是,张春生开店的最主要目的不是挣钱,而是想多学习烹饪技术。所以他并没有把全部精力放在饭店上,而是到各大酒店拜访厨师长,在饭店当义工,到烹饪学校找老师沟通。他说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和提高。

戏剧性的是,在张春生有意识的目标行为中,却遇到了一个他毫无意识的新行业。

“1999年那会儿烹饪是个很吃香的专业,很多辍学的农村孩子都选择学习烹饪这门生存的手艺。我认识烹饪学校的老师,也认识不少饭店、酒店的厨师长、烹饪主管等,很自然地就成为了他们中间的一个桥梁,帮着不少学生们推荐找到合适的岗位。”

此刻,张春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无意识地从事劳动力的输入、输出。他只是不想让同样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和他一样有睡火车站、挨饿的经历。

因为帮学生们找工作,酒店的经营也没有跟上去。而他每天所忙的就是到各大饭店推荐来自农村、想在烹饪方面发展的孩子们。但即使介绍好工作,遇到饭店裁员、做得不好,他们有些还是会身无分文地回来找张春生。这样次数多了,张春生就有些力不从心了。

“饭店不挣钱,还要倒贴不少钱出去,长久以往我这里就入不敷出,而老师们仍旧找我帮忙,我说实在没法帮了,老师知道我的情况后,提出让需要工作的的学生每人出50块钱的服务费。”可以挣到钱,令张春生颇感意外,“我只是站在农民的意识思考问题,情感上非常愿意做,现在又有收入,也让我彻底放弃了厨师行业之梦,我选择了觉得更有意义的工作。” 

国外输送劳动力:一人一年纯收入5万

2004年,张春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郑州八方人才资源开发有限公司,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人才输出上,并从烹饪专业发展到之后热门的电子行业。

就是在这个时候,张春生认识并记着了王冰渊、王冰赢两个小伙子。“当时哥哥不到20岁,弟弟十几岁,通过我们这安排到厦门的一家电子公司,他们的父亲过去交路费的时候,掏出来一个皱巴巴的手绢,里面全是零碎的钱,他还一直叮嘱孩子出去要好好干,家里实在没有别的收入了。这个场景让我感触很深,对他们兄弟俩也格外留意,好在他们都很争气,工作不久都当上了班线组长,每个人一个月能挣三四千,纷纷往家寄钱。”

两三年过去了,王冰渊家里的经济条件好了,还盖起了楼房,他的父亲至今仍和张春生保持联系,每次路过郑州总会给他带些家乡的土特产,以此感谢张春生的帮助。

“2006年,有一次王冰渊的父亲又来郑州看我,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没法见面了,孩子们走出去挣了不少钱,个人也发展了,他也准备走出去,山西的一家公司在带农民工出国打工,他准备去试试。”老人家无意识的一句话却让张春生“上心”了,带农民工出国打工以前只是听说,原来真的可行。他了解到,向国外输入农民工劳动力,河南没有公司做,只有部分外省在做,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,河南农民那么多,会是个很好的市场。

张春生的行动力很强,在有这个想法的当天,他就在晚上查询资料,着手开始准备。

“省内的一些公司只是针对留学生、旅游等相对高端的人群,一般人没有出国的经历,何况家里的农民兄弟呢?”在工作刚开始的时候,张春生几乎住在了农村的办公点,工作是宣传出国打工挣钱。但是却只有很少的人愿意尝试,他就免费为报名的农民工办护照、体检等。“第一批出国的工作只有三个,我们开车去家里接的,然后全程陪同到南京的考场进行考试,通过后送到了机场。”

就这样艰辛的开始了。之后农民工反馈回来很多的信息,咨询报名的工作也开始多了起来。

到目前为止,张春生已经形成了稳定的路线,在省内接受农民工的报名,联系在国外有项目的大型建筑公司接纳农民工。“我们不挣农民工的一分钱,公司的利益是合作单位给我们费用,现在我们主要输出的是建筑工人,而我们合作的单位都是国内的,国外的公司不很了解,跟我们也不好接洽。”张春生想到了在

累计外派
36599
截止到2021年9月
  • 郑州八方人才资源开发有限公司
  • 地址:
  • 电话:
  • 凯发k8旗舰厅的版权所有:郑州八方人才资源开发有限公司